<u id="v30hb"><video id="v30hb"></video></u>

<u id="v30hb"></u>

<u id="v30hb"></u>

<i id="v30hb"></i>

<i id="v30hb"><video id="v30hb"><input id="v30hb"></input></video></i>

震驚!民生銀行4名員工違法放貸3.56億,判了...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西安商網近期,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一則二審刑事裁定書,將民生銀行一起騙貸案的細節公之于眾。民生銀行大連分行因海洋養殖騙局被騙貸3.56億元,該行四名高管因涉嫌違法發放貸款罪均獲刑五年、被處罰金十萬元。詳見文末記者就此次案件的具體情況及后續整改措施等問題致電民

震驚!民生銀行4名員工違法放貸3.56億,判了...

震驚!民生銀行4名員工違法放貸3.56億,判了...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西安商網

  

  近期,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一則二審刑事裁定書,將民生銀行一起騙貸案的細節公之于眾。民生銀行大連分行因海洋養殖騙局被騙貸3.56億元,該行四名高管因涉嫌違法發放貸款罪均獲刑五年、被處罰金十萬元。詳見文末

  記者就此次案件的具體情況及后續整改措施等問題致電民生銀行,該行工作人員表示已將問題反饋給相關部門。不過,截至發稿,記者未收到回復。

  記者注意到,近年來聯保貸款亂象頻生,騙貸案件頻發,涉案金融機構均因此產生了數額不等的不良貸款,遭受經濟損失。

  違法發放貸款3.56億超2億資金未被收回

  裁判文書顯示,2013年春節過后,王某(另案處理)經他人介紹,找到時任民生銀行大連分行越秀支行(下稱民生銀行)行長田宇,稱自己的海域養殖親友想申請該行海洋漁業聯保貸款,田宇遂將此業務交由越秀支行銷售總監趙鎮宇帶領團隊辦理。2013年3月27日至12月11日間,王某通過他人先后組織98名沒有海域養殖實體的借款人,編成23組聯保組,偽造承包合同、村委會證明、銀行流水、電費單據等貸款材料,虛構貸款用途,向越秀支行申請聯保貸款,最終獲批貸款2.673億元,均被王某等人使用。截至2015年5月,已有1.707億元貸款資金逾期無法收回。

  此外,在2013年3月至6月間,還有多人分組組成了共計8組聯保體。其中林某某明知自己不符合該聯保貸款的條件,通過夸大海參育苗養殖水體欺騙民生銀行現場調查人員,并提供偽造的《房產執照》、《推薦函》、《承包合同書》、銀行卡交易明細等要素材料,以經營海參育苗需要資金為由向民生銀行申請貸款。值得注意的是,上述8組聯保體貸款逾期后,其中7組又通過趙鎮宇、田宇辦理了倒貸。截至2019年6月,民生銀行已有3,576.84萬元人民幣貸款資金逾期無法收回,其中本金、利息分別為2051.41萬元、55.58萬元,罰息合計1,469.85萬元。

  民生銀行四名原高管,即越秀支行客戶經理趙鎮宇、越秀支行行長田宇、大連分行評審人員張澤杰、大連分行授權的最終審批人王廣軍,在上述聯保體貸款的審查審核過程中,沒有對貸款材料的真實性進行審查,最終導致虛假材料通過審批,違法發放貸款共3.56億元,逾期未被收回貸款資金共2.065億元,給民生銀行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

  最終,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趙鎮宇、田宇、張澤杰、王廣軍未對調查人員提供的材料進行客觀、審慎地核實、評定,出具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的評審意見,其行為違反了《貸款通則》的規定,進而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的規定,侵犯了國家對金融機構貸款活動的管理制度和金融機構的財產權,均已構成違法發放貸款罪,遂均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十萬元。

  案件于2015年審結,檢察院和部分涉案人對判決結果分別提出抗訴和上訴,法院于2021年作出終審裁定,駁回抗訴和上訴,維持原判。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至2020年,民生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逐年攀升,于2020年增長至700億元。

  聯保貸款風險頻發貸款審查監管加強

  資料顯示,聯保貸款是若干借款人自愿組成的一個聯合體,協商確定貸款額度后,向銀行聯合申請的貸款,并且共同向銀行承諾承擔連帶保證責任,銀行藉此發放一定額度的流動資金貸款。聯保貸款業務有效彌補了中小企業融資難、擔保難、缺少抵押物的短板。但金融機構在進行聯保貸款業務時,往往疏于風險識別和防范,埋下安全隱患,最終形成系統性風險。

  2021年至今,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涉及聯保貸款的刑事案件共計15件。在一些聯保貸款騙貸案件中,不法分子往往通過聯合偽造虛假報表、承包合同、銀行流水明細等通過銀行信用審查,達到騙貸目的。而聯保貸款的主要特點包括簡化貸款手續,這也加大了銀行審核貸款資料的難度,另一方面銀行的風控監管往往存在一些問題,從而導致聯保騙貸案件頻生。

  銀保監會此前發布的《關于對部分地方中小銀行機構現場檢查情況的通報》,對中小銀行目前的風險管理問題進行了較為系統的梳理。具體包括公司治理不健全、股東股權管理不規范、全面風險管理及內部控制要求落實不到位、違規辦理信貸業務和處置不良資產及表外業務、同業業務、理財業務等八個方面。其中,違規辦理信貸業務一直是監管層面關注的方向。2月21日以來,中國銀保監局因貸款“三查”不盡職、貸前調查不充分等違規行為,分別對8家銀行開出罰單,共計罰款730萬元。

  銀行應加速健全監管體系和業務規范,建立完善的準入機制,嚴防貸款集中風險。對聯保體企業所處的行業和地區進行風險集中度評估,加大貸前審查和關聯企業排查力度。

  詳細裁判文書如下:

  抗訴機關(原公訴機關)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王廣軍,男,1966年1月21日出生,漢族,碩士研究生文化,系民生銀行大連分行小微及小區風險管理部原總經理,住遼寧省大連市中山區。因涉嫌犯違法發放貸款、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于2014年9月25日被大連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31日經大連市人民檢察院批準并于同日由該分局執行逮捕,2019年9月24日被本院取保候審,并于當日被大連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1日被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取保候審。

  原審被告人張澤杰,男,1971年12月26日出生,漢族,大學文化,原系民生銀行大連分行小微及小區風險管理部評審中心經理,住遼寧省大連市中山區。因涉嫌犯違法發放貸款罪于2014年9月25日被大連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31日經大連市人民檢察院批準并于同日由該分局執行逮捕,2019年9月24日被本院取保候審,并于當日被大連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1日被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取保候審。

  原審被告人田宇,男,1978年3月31日出生,漢族,大學文化,原系民生銀行大連分行越秀支行行長,住遼寧省大連市沙河口區。因涉嫌犯違法發放貸款罪于2014年9月25日被大連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31日經大連市人民檢察院批準并于同日由該分局執行逮捕,2019年9月24日被本院取保候審,并于當日被大連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1日被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取保候審。

  原審被告人趙鎮宇,男,1978年10月17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原系民生銀行大連分行越秀支行銷售總監,住遼寧省大連市西崗區。因涉嫌犯違法發放貸款罪于2014年8月13日被大連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1日經大連市人民檢察院批準并于同日由該分局執行逮捕,2019年9月24日被本院取保候審,并于當日被大連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1日被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取保候審。

  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審理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王廣軍、張澤杰犯違法發放貸款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田宇、趙鎮宇、陳某1犯違法發放貸款罪一案,于2017年12月29日作出(2015)中刑初字第247號刑事判決,原公訴機關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原審被告人王廣軍、張澤杰、趙鎮宇提出上訴。本院于2018年9月21日作出(2018)遼02刑終178號刑事裁定書,裁定發回重審。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12日作出(2018)遼0202刑初304號刑事裁定,準許檢察機關撤回對被告人陳某1的起訴;于2019年8月20日作出(2018)遼0202刑初304號刑事判決,原公訴機關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原審被告人王廣軍、趙鎮宇提出上訴。本院于2019年12月31日作出(2019)遼02刑終637號刑事裁定書,裁定發回重審。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檢察院于2020年6月1日以中檢刑檢刑補訴(2020)1號補充起訴決定書追加指控趙鎮宇、田宇、張澤杰、王廣軍涉嫌違法發放貸款罪的犯罪事實,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于2020年9月3日作出(2020)遼0202刑初56號刑事判決。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原審被告人王廣軍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21年8月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遼寧省大連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鐘曉宇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王廣軍、原審被告人張澤杰、田宇、趙鎮宇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一、違法發放貸款事實

  1.2013年春節過后,王某1(另案處理)經他人介紹,找到時任民生銀行大連分行越秀支行(以下簡稱越秀支行)行長田宇,稱自己的海域養殖親友想申請該行海洋漁業聯保貸款,田宇遂將此業務交由越秀支行的銷售總監趙鎮宇帶領團隊辦理。2013年3月27日至12月11日間,王某1通過蒼某1、肖某、馮某等人先后組織98名沒有海域養殖實體的借款人,編成23組聯保組,偽造承包合同、村委會證明、銀行流水、電費單據等貸款材料,虛構貸款用途,向越秀支行申請聯保貸款,獲批的貸款被王某1、肖某等人使用。在上述貸款的審查、審批過程中,被告人趙鎮宇、陳某1作為越秀支行的客戶經理,被告人田宇作為越秀支行的行長,被告人張澤杰作為民生銀行大連分行的評審人員,被告人王廣軍作為民生銀行大連分行授權的最終審批人,均未盡崗位職責,違反國家規定,沒有對貸款用途、貸款材料的真實性進行嚴格審查、審核,導致貸款申請通過審查、審批,致使民生銀行大連分行向王某1組織的蒼某2、慈某、崔某等人發放貸款人民幣2.673億元。經大連永通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檢驗,截止2015年5月,已有約1.707億元貸款資金逾期無法收回,給民生銀行造成特別重大的損失。

  2.2013年3月至6月間,陳某2、王某5、高某、許某1(均另案處理)、林某組成聯保體;宋某、劉某1、(均另案處理)、魏某1組成聯保體;王某6、魏某2、閻某、孫某1、邵某(均另案處理)組成聯保體;姚某、丁某1、許某2、王某7、陳某3(均另案處理)、馮建文組成聯保體;王某8、丁某2、王和忠、張某、李某3(均另案處理)組成聯保體;于某1、陳某4、姜治山、孫某2、于某2(均另案處理)組成聯保體;王某10、王某11、王某12、王某1王某14、孫某3(均另案處理)組成聯保體;王某15、王某16、劉某2、白某(均另案處理)組成聯保體,以經營海參育苗需要資金為由向民生銀行申請貸款。被告人趙鎮宇作為民生銀行越秀支行的客戶經理,被告人田宇作為民生銀行越秀支行的行長,被告人張澤杰作為民生銀行大連分行的評審人員,被告人王廣軍作為民生銀行大連分行授權的最終審批人,均違反國家規定,在對上述聯保體貸款的審查審核過程中,沒有履行其崗位職責,沒有對貸款材料的真實性進行審查,最終導致虛假材料通過審批,違法發放貸款。其中趙鎮宇違法發放貸款35,000,000元人民幣,田宇、張澤杰、王廣軍違法發放貸款53,200,000元人民幣。

  貸款逾期后,除宋某、劉某1、魏某聯保體(未償還貸款)外,其他七組聯保體又通過趙鎮宇、田宇辦理了倒貸。截止2019年6月,已有35,768,381.33元人民幣貸款資金逾期無法收回,其中本金合計20,514,101.33元人民幣,利息合計555,793.45元人民幣,罰息合計14,698,486.55元人民幣。

  另查,公訴機關還指控了如下事實:

  2013年9月,被告人王廣軍在擔任民生銀行大連分行小微及小區風險管理部總經理期間,以購買房產、裝修房屋為名,分兩次向田宇索要人民幣156萬元。2014年4月,民生銀行發現上述貸款資金存在歸集使用等違規情形后,開始進行調查,王廣軍遂將156萬元現金歸還給田宇。

  2013年7、8月份,被告人張澤杰在擔任民生銀行大連分行小微及小區風險管理部評審中心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違反民生銀行貸款的相關規定,向馬某(另案處理)發放貸款2,000余萬元,事后收受馬某卡地亞女式手表一塊,價值人民幣35,000元;BURBERRY男式風衣一件,價值人民幣10,500元。案發后贓物已被追繳。

  原審法院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書證案件來源及抓捕經過、貸款檔案、中國民生銀行小微授信業務管理辦法等文件、崗位說明書、涉案人員身份證明、銀行流水、情況說明、人口基本信息等,證人李某1、王某1、蒼某1、王某2、吳某、李某2、田某、王某3、賈某、王某4等人的證言,文件檢驗鑒定書、審計報告,被告人田宇、趙鎮宇、張澤杰、王廣軍的供述與辯解等。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趙鎮宇、田宇、張澤杰、王廣軍違反國家規定發放貸款,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侵犯了國家對金融機構貸款活動的管理制度和金融機構的財產權,均已構成違法發放貸款罪。

  被告人趙鎮宇作為民生銀行越秀支行銷售總監,在履行授信調查職責過程中,未遵守《中國民生銀行小微授信業務管理辦法》的規定,對授信人資料真實性、個人及家庭資產負債情況等調查失實,出具與實際情況不符的《中國民生銀行聯保授信調查報告》,其行為違反了《貸款通則》的規定,進而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的規定,被告人趙鎮宇違法發放貸款,其行為符合違法發放貸款罪的構成要件。關于補充起訴部分的倒貸情節,實質上是之前違法發放貸款行為的一個延續,是為了掩蓋之前違法發放貸款行為,屬于犯罪既遂后的不可罰行為,故不宜再單獨作為犯罪處理,但在量刑時予以考量。

  被告人田宇作為民生銀行越秀支行的行長,在履行授信調查、管理職責過程中,未遵守《中國民生銀行小微授信業務管理辦法》的規定,未盡其職責,對授信人資料真實性、個人及家庭資產負債情況等調查、審查失實,出具與實際情況不符的《中國民生銀行聯保授信調查報告》,其行為違反了《貸款通則》的規定,進而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的規定,被告人田宇違法發放貸款,其行為符合違法發放貸款罪的構成要件。關于補充起訴部分的倒貸情節,實質上是之前違法發放貸款行為的一個延續,是為了掩蓋之前違法發放貸款行為,屬于犯罪既遂后的不可罰行為,故不宜再單獨作為犯罪處理,但在量刑時予以考量。

  被告人張澤杰作為民生銀行大連分行小微及小區風險管理部評審中心經理,在履行授信審查審批職責過程中,違反《中國民生銀行零售授信業務審查審批管理辦法》的規定,未對調查人員提供的材料進行客觀、審慎地核實、評定,出具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的評審意見,其行為違反了《貸款通則》的規定,進而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的規定,被告人張澤杰違法發放貸款,其行為符合違法發放貸款罪的構成要件。

  被告人王廣軍作為民生銀行大連分行小微及小區風險管理部總經理,在履行授信審查審批職責過程中,違反《中國民生銀行零售授信業務審查審批管理辦法》的規定,未對調查人員提供的材料進行客觀、審慎地核實、評定,出具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的審批意見,其行為違反了《貸款通則》的規定,進而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的規定,被告人王廣軍違法發放貸款,其行為符合違法發放貸款罪的構成要件。

  關于指控被告人張澤杰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的處理意見。關于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張澤杰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謀取利益,數額較大,應當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的指控。經查,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張澤杰收受他人財物價值人民幣45,500元,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的規定,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數額較大的起點為6萬元,被告人張澤杰收受他人財物數額未達到較大的起點,因此對公訴機關的該項指控不予支持。

  關于指控被告人王廣軍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的處理意見。本案證據不足以充分證明指控的156萬元是王廣軍的索賄,同時尚無法排除王廣軍向田宇借款的可能性,因此對公訴機關的該節指控不應支持。經查,關于該節事實,被告人田宇曾供述2013年9月,王廣軍在他辦公室跟我說,他的兒子在美國上學沒有錢,還要換一臺好車和他媽買一個房子沒有錢,問我要150萬元。過了幾天,我讓田玲向徐長卓借了300萬元,我把150萬元給了王廣軍。后來說要裝修房子,我又給他6萬元。我也是因為支行的貸款業務能快點批完成分行下達任務,所以才給他送錢。2014年4月,分行調查貸款歸集的事,我給王廣軍打電話要回了那150萬元。被告人田宇當庭供述王廣軍說要用錢,也沒說是要還是借,也沒出具借條,所以我認為是要。我給王廣軍錢是因為王廣軍跟行長關系非常好,我為了讓王廣軍在行長面前說我兩句好話。被告人王廣軍供述2013年9月,我想給我媽買一套大點的房子,我跟田宇借了150萬元。還有一次是2013年10月左右,田宇給我6萬元,說是給我媽的房子裝修用,我說這錢算是我借他的。2014年6月份我還給他156萬元。這些錢當時都是給的現金,沒有打條,也沒有約定還款時間。通過上述證據,可以證明田宇曾給過王廣軍人民幣156萬元。這156萬元是王廣軍的借款還是索賄款是認定本案的關鍵問題。

 ?。?)王廣軍有借款的現實根據和關系基礎。被告人王廣軍辯解稱這156萬元是向田宇的借款,用于給母親購買房子,同時在案證據商品房買賣合同、銷售不動產統一發票、結算業務申請書、專用收款收據、退款、退房名單、房屋定購協議等證據,可以證明2013年8月,王廣軍的親屬有意購買住房,并支付了定金、首付款,而且被告人田宇當庭供認其與王廣軍關系挺好,兩人有借錢的關系基礎。

 ?。?)田宇的賄賂目的與賄賂數額有悖常理。被告人田宇曾供述給王廣軍錢的目的一是支行的貸款業務能快點批完成分行下達任務,二是王廣軍跟行長關系非常好,為了讓王廣軍在行長面前說其兩句好話。田宇為了實現上述目的,給王廣軍156萬元,其賄賂目的與賄賂的數額不成比例,有悖常理。且被告人田宇是在總行調查資金歸集使用時,向王廣軍要回了上述錢款??傂姓{查資金歸集使用與田宇賄賂的目的沒有必然關系,而田宇在此時選擇要回錢款,不排除該款項與資金歸集使用存在聯系,因此在案證據無法充分證明田宇的賄賂目。

 ?。?)田宇的供述不穩定。在偵查階段,田宇明確的供述了該款是王廣軍向其所要,但在開庭時供述稱王廣軍說要用錢,也沒說是要還是借,也沒出具借條,所以其認為是要。當庭的供述與在偵查階段的供述不一致,田宇辯解稱這是總行紀委的人讓這樣講,并答應給他辦取保,保留行長的位置。認定王廣軍索取賄賂的關鍵證據是田宇在偵查階段的供述,而田宇當庭否認了之前的肯定供述。

  綜上,本案證據不足以充分證明指控的156萬元是王廣軍的索賄,同時尚無法排除王廣軍向田宇借款的可能性,因此對公訴機關的該節指控不予支持。

  被告人趙鎮宇經電話傳喚到案后,如實供述其犯罪事實,系自首,可依法從輕處罰。被告人田宇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系立功,依法予以從輕處罰。

  綜上,原審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六十七條、第六十八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之規定,作出判決如下:

  被告人趙鎮宇犯違法發放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被告人田宇犯違法發放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被告人張澤杰犯違法發放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被告人王廣軍犯違法發放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抗訴機關的抗訴意見是,王廣軍收取的156萬元是索賄款而非借款,理由為,第一,從“有無正當、合理的借款事由”來看,王廣軍辯解是為了給老人買房而向田宇借款,但156萬元借款并未用于購房,而是藏匿于家中;王廣軍明知其姐王某4在8月以94萬余元購房,王廣軍于9月以購房為由借款150萬元,無法作出合理解釋,只能認為是其為索賄作出的辯解。第二,從“款項的去向”來看,王廣軍與田宇未就156萬元的大額借款簽訂借條或約定還款時間、利息,王廣軍將該款放于家中長達九個月,王廣軍、田宇均系有銀行工作經驗,該借款及存放款項的方式有悖常理。第三,從“雙方平時關系如何、有無經濟往來”來看,王廣軍是風險控制部總經理,王廣軍供述其和田宇只是工作上的關系,故從經濟基礎、雙方關系看,借款156萬元無可能。第四,從“出借后是否要求單位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謀取利益”來看,王廣軍供述其作為貸款的最終審批人,沒按銀行規定對田宇所在支行上報的貸款業務認真審查審批。田宇供述給王廣軍錢的原因,一是希望王廣軍在行長面前為自己說好話以保住行長位置,二是希望支行貸款業務早點獲批以盡快完成任務。田宇年收入180萬元左右,故田宇給王廣軍156萬元與其賄賂目的符合常理。此外,田宇始終供述王廣軍是向自己要錢而非借款。第五,從“借款后是否有歸還的意思表示及行為、歸還原因”來看,王廣軍是在貸款工作出現問題后才被迫將款還給田宇,在收款后九個月內沒有還款的意思表示,有悖于一般的借款還款。綜上,可認定王廣軍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犯罪事實。

  大連市人民檢察院支持抗訴意見,認為,王廣軍辯解的借款事由與實際買房時間、用途均不符,借款形式有悖常理,除涉案“借款”,雙方并無經濟往來,雙方有利用職務便利謀利的需求和條件,王廣軍迫于壓力還款。故王廣軍為了買房而借款的辯解不合理,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條件,以借款為名,向他人索取財物,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

  針對檢察機關的意見,王廣軍提出,第一,其因家庭原因向田宇借錢,從無侵占之念,田宇也承認其說的是借款,如果田宇理解為“以借的名義要”是認識錯誤問題,不應影響借款的事實。第二,其借款的原由及對款項的處置具有合理性。因妻子反對其給母親換房,其多次努力也沒成功,2013年7月其曾貸款150萬元想給母親買房用,因銀行卡及手機銀行都被妻子掌握,妻子用該款購買了其他房產。為不讓妻子再次發現,才于2013年8月向田宇提出借現金150萬元,田宇后于9月借給其。這期間其多次選房,總有不滿意之處,同時還在不斷努力試圖讓妻子同意其單獨買房,又與哥姐商議合買房產,妻子同意并付了首付,但一是房子本身有些問題,二是考慮合買留有后患,所以后來又退房、再選其它。當時的打算是,妻子同意就單獨購買,不用現金可立即歸還;不同意就背著妻子以現金購買。選房持續到次年春節,國家調控,房價有下降趨勢,也未選到滿意房源,暫決定不買,二三月份向田宇說了還款,他說等等,八月再提。后在六月向田宇還款。第三,田宇并無請托事項。田宇提過快點審批,屬正常工作事項;未提過希望其跟行長說好話保住田宇行長職位,田宇所在支行各項季度評比都是第一名,沒有保位之憂;分行獎勵的數量有限,且并非田宇專屬獎勵,田宇不可能倒貼行賄。第四,其沒有為田宇謀取不當利益,其與田宇同級,沒有管轄、要挾關系,其按正常程序審批田宇所在支行的貸款業務,未施以便利。

  上訴人王廣軍的上訴理由是,其是貸款審批人,不對貸款資料的真實性進行審查,該做法符合法律法規確定的審貸分離、分級審批貸款管理制度,民生銀行審查審批管理辦法中關于審批崗根據授信申請資料及各級人員意見出具終審意見的規定屬民生銀行內部制度,不能作為定罪依據。

  經二審審理查明的事實和證據與一審一致,本院予以確認。

  另查,原公訴機關已向原審法院撤回對陳某1的起訴,原審法院于2019年8月12日作出(2018)遼0202刑初304號刑事裁定,準許撤回對陳某1的起訴。

  二審期間,各方均未提交新的證據。

  關于檢察機關、上訴人王廣軍就156萬元的事實及定性提出的意見,本院評述如下:

  第一,田宇供述王廣軍因需用錢給母親買房而“問我要150萬元”,該表述顯然不是引用王廣軍的原話,而是對王廣軍原話的歸納及演繹,其轉述用語“要”包含了其對王廣軍原話的理解,通過田宇該轉述內容及其他在案證據,并不能直接證明或推導出王廣軍原本所用詞語,且田宇在一審庭審中也表示,王廣軍當時沒說是要還是借,我以為是要,故不應僅據田宇上述供述認定王廣軍向其索要款項。根據王廣軍的供述,田宇給其6萬元用于房屋裝修時,其明確表示錢是借的。從兩次給款行為及給款用途的連續性分析,王廣軍關于借款的表示應及于田宇第一次給付的150萬元。檢察機關的指控亦認為,該款系以借為名,而非直接索要,認可王廣軍曾向田宇明示借款。綜上,應認定王廣軍向田宇作出了借款156萬元的意思表示,而非索要款項的意思表示。

  第二,關于王廣軍的借款表意系真實的,還是以借為名的索要,2003年《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法〔2003〕167號)第三條關于受賄罪第(六)規定,以借款為名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財物行為的認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借為名向他人索取財物,或者非法收受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應當認定為受賄。具體認定時,不能僅僅看是否有書面借款手續,應當根據以下因素綜合判定:(1)有無正當、合理的借款事由;(2)款項的去向;(3)雙方平時關系如何、有無經濟往來;(4)出借方是否要求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謀取利益;(5)借款后是否有歸還的意思表示及行為;(6)是否有歸還的能力;(7)未歸還的原因;等等。

  具體到本案,1.關于借款事由

  檢察機關認為,王廣軍辯解的借款事由與實際買房時間、用途均不符。王廣軍辯解是為了給老人買房而向田宇借款,但156萬元借款并未用于購房,而是藏匿于家中;王廣軍明知其姐王某4在8月以94萬余元購房,王廣軍于9月以購房為由借款150萬元,無法作出合理解釋,只能認為是其為索賄作出的辯解。

  經查,王廣軍的妻子王某3、姐姐王某4、朋友賈某的證言、銀行轉賬記錄、售樓情況記錄等證據證明,王廣軍想給母親換房,王某3不太同意,經多處看房,曾于2013年8月王某3支付定金、以王某4名義購買一處房屋,但之后又將房款退回。賈某證明,王廣軍為瞞著王某3,通過賈某的銀行卡貸款并謊稱是賈某借給其的。王某3還證明,因其不同意給婆婆換房,2013年7月用王廣軍貸款的錢在中信海港城買了套房子。以上情況可與上訴人王廣軍關于借款原由的相關辯解相印證,王廣軍辯解其系在妻子不太同意為母親購房、貸款被妻子使用、后雖為母親購房但有退房打算、退房后仍需與妻子商量購房等情況下,向他人借用現金,以備在妻子最終仍不同意購房時瞞著妻子為母親購房,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2.關于款項去向

  檢察機關認為,王廣軍擁有銀行工作經歷,將大額款項放于家中長達九個月,有悖常理。

  經查,按照王廣軍的辯解,其借現金的目的即為瞞著妻子備用,且其妻子曾將其銀行卡中款項另買房產以防備其為母親買房,上述情況也得到王廣軍親友證言、相關書證的印證,故王廣軍將現金藏在家中隱蔽處而未存入銀行的做法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3.關于王廣軍與田宇的關系、經濟往來

  檢察機關認為,王廣軍是風險控制部總經理,王廣軍供述其和田宇只是工作上的關系,除涉案“借款”外,雙方并無經濟往來,故從經濟基礎、雙方關系看,借款156萬元無可能。

  經查,王廣軍與田宇均表示,二人工作上存在對接事項,聯系較多,此前田宇逢年過節也給王廣軍送禮,并非沒有往來。雖然此前未借過款,但不能得出雙方關系沒有借款的基礎、或王廣軍不可能提出借款請求的結論,且王廣軍的朋友賈某證明王廣軍也向其借款用于購車、孩子上學等,后也歸還,表明王廣軍在平日里確有向他人借錢應急的做法,故不能排除王廣軍存在向田宇借錢的可能性。

  4.關于借款形式

  檢察機關認為,王廣軍與田宇均有銀行工作經歷,卻未就156萬元的大額借款簽訂借條或約定還款時間、利息,借款形式有悖常理。

  經查,王廣軍與田宇均為銀行管理人員,職級較高,有一定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實力,又互相熟悉,正因為此,二人出于信任、面子或其他因素考慮,未按工作流程中對待客戶所使用的借貸業務操作模式、未簽訂書面借據,未約定利息,僅口頭約定為借款,無論是未來還款時支付一定數額的利息還是僅還本金,均存在一定的合理性。從相關證人證言也可了解到,田宇還存在無息出借大額款項給其他朋友的情形。

  5.關于借款后是否有歸還的意思表示及行為

  檢察機關認為,王廣軍是在貸款工作出現問題后才迫于壓力將款項還給田宇,在收款后九個月內沒有還款的意思表示,有悖于一般的借款還款。

  經查,王廣軍稱曾在2014年年初向田宇表示過還款意愿,田宇表示可以等等,該說法未得其他證據佐證,但亦無相反證據,故不應認定王廣軍沒有還款的意思表示;王廣軍所購房屋確于2014年退回,為母親購房事宜尚未最終實現,故王廣軍將借款留用九個月未還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從王廣軍將該款項留用的時間九個月來看,不能得出時間過長、存在占有故意的結論。

  6.關于是否有還款能力

  經查,王廣軍始終將款項留于家中,未用于他處,具有還款能力,并在田宇要求還款時返還了該款,具有還款能力。

  關于田宇索款的經過,田宇稱向王廣軍索要后過一段時間王廣軍還回,王廣軍稱曾在田宇索要前其曾主動問田宇要不要拿回去,田宇稱不用,后在田宇要求下立即還款。二人供述的還款經過在細節上有所差別,但均無其他證據佐證,二人供述的證明力相當,無法以田宇供述推翻王廣軍供述。

  7.關于田宇是否要求王廣軍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謀取利益。

  檢察機關認為,根據王廣軍供述,其作為貸款的最終審批人,沒按銀行規定對田宇所在支行上報的貸款業務認真審查審批。根據田宇供述,給王廣軍錢的原因,一是希望王廣軍在行長面前為自己說好話以保住行長位置,二是希望支行貸款業務早點獲批以盡快完成任務。田宇年收入180萬元左右,故田宇給王廣軍156萬元與其賄賂目的符合常理。雙方有利用職務便利謀利的需求和條件。

  經查,田宇稱其希望王廣軍在行長面前說其好話、在貸款過程中快點審批,均屬較具體的事項,在案證據不能認定田宇將其希望的事項通過明示或暗示的方式傳達給王廣軍,認定田宇要求王廣軍為其謀取上述利益缺少證據支持。針對王廣軍在審核貸款過程中未盡職責的事實,一審已認定構成違法發放貸款罪,但王廣軍、張澤杰均供述未盡職審核系因貸款審批工作量大,難以詳細核查,在案證據并不能認定王廣軍違法發放貸款與收取田宇款項之間存在關聯,不能得出王廣軍系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利以獲利的結論,檢察機關指控王廣軍“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沒有按照規定嚴格審批……并向田宇索要156萬元”的事實及邏輯關系缺少證據支持。

  綜上,王廣軍向同事田宇明示借款,存在借款的關系基礎及合理的借款事由,在取得款項后并未改變借款用途,具有還款能力,借用九個月未還亦未超出其用款事由的合理期限,后在田宇的索要下實際歸還了借款,不能排除是真實的借款。王廣軍已向田宇明示系借款,田宇仍認為可能是要、可能是借,在無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王廣軍關于不能因對方誤解而否認其借款主觀心態的辯解存在一定的合理性。本案認定王廣軍系以借為名的索賄、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的證據不足,抗訴意見不應支持。

  關于上訴人王廣軍提出的其不構成違法發放貸款罪的上訴理由,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等法律法規,審貸分離涵蓋貸前調查、貸時審查及貸后檢查整個過程,各環節均需對貸款事項進行實質審查。民生銀行針對案涉貸款的審查環節設置了多級審查模式,以《中國民生銀行零售授信業務審查審批管理辦法》確定了評審崗、審批崗等崗位并匹配了相應的職責,該多級合作作業模式所指向的目標仍為實質審查,且王廣軍所在審批崗的職責“根據授信申請資料及各級人員意見,在授權范圍內出具終審意見”也明確包含審查職責,不應僅因崗位名稱為“審批”崗而認為該崗位職責不包括審核;從實際操作來看,同案犯張澤杰的供述、上訴人王廣軍的供述及相關銀行工作人員的證言,均證明其二人在工作中存在因業務量大而未仔細審查、未發現材料疑點、未查驗房產證、未核實真實養殖情況等未盡法定職責行為,未對調查人員提供的材料進行客觀、審慎地核實、評定,出具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的意見,構成違法發放貸款罪,該上訴理由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不應采納。

  本院認為,上訴人王廣軍、原審被告人張澤杰、田宇、趙鎮宇違反國家規定發放貸款,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侵犯了國家對金融機構貸款活動的管理制度和金融機構的財產權,均已構成違法發放貸款罪。本案認定王廣軍索賄的證據不足,無法排除王廣軍向田宇借款的可能性,原判未認定王廣軍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并無不當。原判認定上訴人、原審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社會危害程度及所處量刑均無不當。

  綜上,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抗訴、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鄭文龍

  審判員孟晶

  審判員馬漢博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李**

  書記員曹麗倩

  版權說明:感謝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與創作,《商行新鮮事》均在文章中備注了原標題和來源。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發送消息至公號后臺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非常感謝!

震驚!民生銀行4名員工違法放貸3.56億,判了...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內容和圖片轉載自互聯網,該文觀點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建議,也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請讀者僅作參考。

相關推薦

推薦內容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內容和圖片源于互聯網,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轉載文章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權屬異議及違法違規內容請聯系我們刪稿,站務聯系QQ:29380611。
右2廣告
最新資訊
右3廣告
天天爽夜夜爽人人人爽视频
<u id="v30hb"><video id="v30hb"></video></u>

<u id="v30hb"></u>

<u id="v30hb"></u>

<i id="v30hb"></i>

<i id="v30hb"><video id="v30hb"><input id="v30hb"></input></video></i>